相关文章

记者暗访乌市"黑"幼儿园:孩子1天3顿全喝稀的

3月25日、26日,这组系列报道的前两篇,《缺失的门槛》、《遮蔽的风险》,追问了幼儿园师资、保健、体罚和卫生方面的问题,引起强烈反响。

部分家长和网友在谴责那些无良幼师的同时,也在质疑,还有没有问题没有被发现?为什么民办幼儿园总是出事?请跟随记者在一所民办幼儿园担任实习幼师的体验,以及在首府15家幼儿园的走访见闻,刨根问底。

追问饮食

孩子的一日三餐到底是什么样的?先来看看记者担任实习幼师的虹桥南一街这所民办幼儿园。

自治区人民医院临床营养学研究所所长范晏表示,午餐是一天中的主餐,各种营养素含量一般占全天供给量的35%~45%。

和早餐相比,孩子们的午餐应该相对丰盛些。当天的午餐是菠菜蛋花虾米汤,主食是花卷。记者注意到,早餐剩下的两个馒头,依然被端上了餐桌。晚餐是能映出人影的稀汤饭,里面有一些肉末。

午睡后,是孩子加餐时间,每个孩子分得一颗软糖。软糖是用一张喜糖纸包起来的,纸上没有品名、配料等相关说明。记者尝了一块,很甜腻。

记者走访发现,多数幼儿园的晚饭是汤饭。青年路一家幼儿园园长解释,一般中午是米饭,晚上是面条或汤饭。

一些家长反映,孩子虽然在幼儿园吃了晚饭,回家却总是喊饿。家住火车西站的胡先生表示,孩子在一所企业幼儿园上学,每天下午回家,都给孩子加餐,牛奶、水果是必不可少的。

一名曾参观过学校饮食的家长透露,皮蛋瘦肉粥只见粥,皮蛋、瘦肉很少,黑米粥汤多米少。

记者走访了多家幼儿园了解到,幼儿园收取的伙食费为6元~15元/天不等。一名从事幼教行业数十年的业内人士表示,按照国家规定,幼儿园伙食费盈亏不能超过2%。不排除一些幼儿园为了牟取私利而克扣伙食费,像一天三顿喝稀的幼儿园,伙食费盈利会很大。

有媒体爆料,幼儿园扣伙食费已成为“潜规则”,仅2011年就有珠海、南京、北京、连云港等多地曝出幼儿园伙食差,其中有幼儿园的账本显示,每月一半的伙食费都未用在孩子身上。

记者从药监部门了解到,药监局只负责对托幼机构食堂的管理及加工类食品进货渠道的监管。

对于孩子一日三餐的安排,全靠幼儿园办园者的良心。

市民张女士每天都会问3岁多的女儿在幼儿园吃了什么,女儿总回答米饭、面条,吃了什么菜,女儿基本表达不清楚。

如何监督幼儿园的伙食?七成以上网友表示,通过“回家后问孩子”来监督幼儿园伙食。然而孩子们的表述能力有限,这种监督无疑是苍白的。

住在天津路的李先生坦言,做幼儿膳食仅凭幼儿园管理者的良心,是无法保证不出问题的。那么,在监管部门管不过来的情况下,能否将这个监管的权力更多地赋予家长的代表家委会呢?

新疆教育学院学前教育中心教授周欣也表示,幼儿园的特殊性在于它属于保教结合(保育和教育)单位,涉及饮食卫生和健康等方面的问题,由各区县卫生职能部门监管。而家长们关心的幼儿园伙食问题如何透明,如何监管,一直是个难题。

周欣呼吁,家长应主动参与管理,如家长成立维权委员会和伙食委员会。

去年年初,自治区教育厅下发了《关于印发自治区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实施意见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做好家长委员会工作。

根据实施意见,家长委员会的作用是参与学校管理,对学校工作计划和重要决策,特别是事关学生和家长切身利益的事项提出意见和建议,对学校开展的教育教学活动进行监督,帮助学校改进工作。

一直关注幼儿园新闻事件的果果妈妈建议,在学校教室、走廊安装监控,实现家长通过APP或网络可以随时观测到幼儿在园情况,了解孩子一天的生活,方便家长监督。

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一名研究社会心理学的专家认为,提高教育质量,必须从老师自身出发,还需要让家长充分参与幼儿园的各项活动,比如成立家长委员会,参与幼儿园管理、定期商讨幼儿园的营养膳食,重要事情与家长委员会商量。